www.nenxixi.xyz
Advertisement

舞男第二春处女姐妹花

舞男者,台湾称为《牛郎》,香港称为「鸭」,其实通俗点来说,就是男妓。 近来社会性泛滥,再加上妇权高涨,召妓已不再是男人的专利了,因此,舞男就应运而生,而且越来越蓬勃,就如雨后春笋。 究其原因,便是既可赚钱、又可享受无限艳福。

当然,并不是每一个舞男都如此幸运,像本小说中的西文,他的际遇就着实令人艳羡!

香港是个甚么杜会,我从来不去研究它,因为我的人生目标就是赚钱和享乐,有了钱,就不愁没有朋友,尽管这些都是「饮食」朋友,只要他们能令我开心,为他们花一些钱,我觉得是十分值得的。

西文,他也是我的「酒肉」朋友,平日我除了和他饮饮食食,有时我也会和他到风月场所流连。 西文很懂人情世故,不论在任何场所,他都叫我波士。 他这么叫我,可说是一种恭维,同时也向我暗示要我做东道,花这些钱令我有种自豪感。

最近有一晚,我约西文到卡拉OK去唱歌解闷,他大概是喝了很多酒,看来是饮大了,于是向我讲了一个故事,由于他是个业余「鸭仔」,这个故事我把它列为三级,读者看了,保证官能上会无比舒畅。

西语说:

九七回归后第二个月的一个晚上,我的旧相好媚姐打电话给我,说很想见见我,我已经几个月没有见媚姐了,其实也很想见见她。 谁知一见面,她就问我从什么地方钻出来,我便学某「广告术语」说:「我是从太空来的。 」

她见我这麽说,便笑道:「西门,你总是那么不正经。 」

「媚姐!」我问她道:「你找我这麽急,可有什么紧要的事吗?」

她说:「我今晚找你来,其一是想跟你叙叙旧,其二是想介绍一位小姐给你认识,希望你能好好的给她慰藉。 」

我佻皮地说:「我以前虽然做过舞男,但现在,我已经不再干了。 」

她嘻哈大笑地说:「一件污,两件也是污,你这个底在警察部的档案中已经有了纪录,洗也洗不去的!」

「你真要我接下这单生意?」我摊摊手说:「她是个甚麽人?」

媚姐正色说:「一场老朋友,我也不怕开门见山对你讲,她是个坐轮椅的少女,十九岁,样貌很俊俏,上围是国际标准,她的家境也很富有,日前她对我说,很想找个男人慰藉,当然我立即想起你,并且一口答应把你介绍给她。 」

「她怎么说?」我连忙追问。

媚姐说:「当我把你的年龄与人品都告诉她之后,她表示很乐意接受,不过,她要我妥善的替她安排一切,包括上床。 」

我耸耸肩说:「既然你已答应了她,我唯有舍命陪美人,但在见面之前,我倒很想知道她一些底细。 」

媚姐说:「可以。 」

结果我从媚姐口中知道「大美人」叫芬妮,她虽然生长在一个富有的家庭,但在十一岁时,有次她放学回家,下车时冷不提防后面有车驶来,结果被那部货车一撞,双脚从此便残废了。 由于她家境富有,衣食尽管无忧,但情欲这种事,却不是金钱便能解决的。

媚姐当时便约略告诉我这么多,听了她这么说,我忽然好奇起来。

我问:「芬妮难道从来未交过男朋友?」

她说:「听说她有过一个,但她中学毕业那年却散了,她曾经为这个「白马王子」割脉自杀,她死不去后,曾对「天主」发誓,她今后永远不嫁人,她要玩尽天下的负心男人......」

「听来她似乎对男人心存报复!」我喝了口酒说:「面对这种心理不正常的女人,我倒没有信心能满足她。 」

媚姐说:「这方面你不必顾虑,只有我要尽力而为就得了,如果我猜得不错,也许她见了你之后,可能会喜欢你。 」

「然则我们甚麽时候见面呢?」我问媚姐。

她说:「暂定本周末吧!届时我会为你们安排一切的,包括安排她到酒店的房中等你。 」

「好! 」我点头说:「一言为定,我一定会依时赴约。 」

到了周末晚上,我吃过饭,饮了些少酒,在媚姐的带领下,我去到一间五星级的大酒店,媚姐把我带到房门口时说:「你自己进去吧,芬妮已经在里面了。 」她说完向我扮个鬼脸,笑了笑,说声拜拜,便随即转身离去。

当我推门进去前,一颗心仍是忐忑不安的,但在我进入房内之后,我见到芬妮并非坐在轮椅上,而是坐在床边。 从外表看,她果然是个大美人,根本看不出是伤残。 她给我第一眼的印象是,她很斯文,也很沈静,浑身都是黑色的衣服,包括皮鞋,我于是走近床边对她说:「芬妮小姐,你好。 」

她向我上下打量一下,然后说:「请你替我把鞋除下来吧! 」

她被我抚摸了一会儿,便把双眼闭上渐渐扭动腰肢,两条大腿也慢慢的作出不规则的蠕动起来,鼻孔哼出撩人的声音,我知道这是「命令」,她是「波士」,我自然不能不听。

替女人脫鞋,這倒是我生平第一次,為了讓她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我自然是義不容辭了。脫了鞋,跟著下來的,我以為又要為她脫上衣,當我的手正伸前替她解鈕扣之際,她立即把手一撥,說道:「這個不必了,我自己來吧﹗」

當她把衣服脫個清光後,我眼前頓時一亮,她兩條腿除了纖瘦點,其餘身體各部份都發育得很正常,也很健美,乳房不但大、而且堅挺。再細看她的「三角地帶」,衹見芳草正茂,簡直是個「小森林」﹗至於她的肌膚,真是雪白無瑕,如果不是兩條腿失了真,我會毫不猶豫的給她一百分。

她見我目不轉睛的看她,沒有開聲,依然保持著沈默,我這時才發覺自己失儀,連忙歉疚的說:「芬妮小姐,剛才實在太失禮了,希望你不要介意。」

她淺淺一笑說:「不要緊,你有發覺我有甚麼不妥嗎﹖」給她這麼一問,頓時令我不知如何回答。

她見我不開聲,於是又說:「你不說也好,免得我們都有點尷尬,好了,我們的遊戲開始好嗎,你有甚麼意見﹖」

「沒有,」我細細聲說。

跟著我便坐到她身邊,把她當作親密的女朋友一樣呵護,輕撫一番,她被我撫摸了一會,便把雙眼閉上,漸漸也扭動了腰肢,兩條大腿也慢慢的作出不規則的蠕動起來。剛才是萬籟無聲,房間裡是一片死寂,但現在卻不同了,我突然聽到她一陣急促的呼吸聲,這種聲,是從她的鼻子裡哼出來的,根據我的經驗,女人這種反應,很顯然是她巳經動情了。

我於是把頭移到她的耳邊細聲問:「芬妮,你說給我知,你喜歡我嗎﹖」

她點頭說:「我當然喜歡你,還用問嗎﹖」

我繼續問:「我想知道,你甚麼時候開始玩這個遊戲﹖」

她突然把眼睛張開,說:「你問這個做甚麼呀﹖」

我知道失言了,立即說:「對不起,我並不是這個意思,衹是想問問你甚麼時候交男朋友。」

「你看得太簡單了,」她正色說:「我是個殘廢女子,你認為還會有男人喜歡娶我嗎﹖」為了不想破壞這個浪漫氣氛,我沒有答她,但雙手仍然狡滑地在她身上活動。

她見我不再問,又再把雙眼閉上,她的反應漸慚又開始由緩慢而變得急速了,除了大腿不斷蠕動之外,她那雙手這時也像八爪魚般亂抓、吼叫,然後用全身的氣力,把我抓得緊緊,好像怕我這時會捨她而去似的。我見她如此肉緊,於是便再加把勁,使勁地用我的「一陽指」加快地撩撥,並且伸了進去,在她的「桃源仙洞」跳其手指舞,她大概已忍不住了,立即大叫著:「現在我很想要,要徹底的、要完全充實的。」

「我先戴上小雨衣好嗎﹖」我微笑地回應。

「唔,也好,因為我很久沒有接觸男人了,萬一懷孕就麻煩啦……」她徐徐地說。

當我把「小雨衣」剛剛穿好,芬妮已經急不及待把屁股一挺,「嘰」一聲,便完全進入了,正如她所說的:「要徹底、要充實、要全部。」

我當時想跟她開開玩笑,吊吊她胃口,當「大軍」後退時,我故意退多一些,這支「大軍」便完全滑了出「營區」。

她頓時把我一抱說:「你怎麼了﹖」

「沒有,」我對她說:「都是我不好,太大意了,把它弄了出來。」

「快放進去。」她催促著說。

我立即再調校「巨炮管」對正她那個「桃源洞」大力挺進,這一次,卻不是「蔔」一聲,而是「唧唧」有聲。她給我的感覺是,最初她是「泥濘」地帶,但此刻卻是「江河」了。至於她的反應,初時她是沈默的,但現在,她顛得卻像一頭野馬。

「噢!噢﹗噢﹗」她的單音叫得十分有趣。

我聽到她這種淒厲的叫聲,內心頓時充滿著英雄感,覺得自己此時已把一個女強人征服了,衹是她還未大叫求饒。誰知就在這時,她大力地推動我說:「你使勁呀……我真是樂得快要死了……」

我一邊使勁,一邊對她說:「芬妮,其實我也舒服死啦,我全身每一條血管,都快要爆炸啦﹗」

「不,你不能爆,」她說道:「我還未玩完,如果你現在掉下不理我,小心我咬死你,我不是跟你開玩笑的﹗」

「你要我再支持多少時間﹖」我問她。

「十……十分鐘。」她斷斷續續說。

這時,十分鐘對我來說,彷彿比十年還要長,但為了滿足她,我唯有拼命地忍,為了忍,我迫得按「兵」不動,她見我怠工,我不動,她卻大力使勁的擺動起來。這一回我可慘了,唯有跟隨她的節奏狂衝幾下,誰知不衝還好,還不到十下功夫,結果我大叫一聲:「我爆漿啦﹗芬妮,我……我爆漿了﹗」

「快抱实我!」他大力把我抓实:「我的高潮已经到达顶点了,真的要死了,啊!你今晚令我得到前所末有的快乐。 」

结果,我们双双的拥抱在一起,良久,我们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直到我们都觉得有点累了,才松开双手,大家分离,这时我见到她嘴角挂着一丝甜蜜的微笑。

「怎么了,你舒服吗?」我问她。

她点了点头说:「你令我乐得无法形容,真好,真的好得很,谢谢你。 」

我轻抚她的秀发说:「你不必言谢,你快乐,我也快乐。 」

她吻了我一吻说:「三年了,我从来没有今晚这麽激情、那麽豪放......」

「你是说,没有亲近男人已三年了? 」

她点点头说:「三年前,我的处女贞操是献给我的第一个男朋友,他说要和我结婚的,可是,当他得到手之后,就掉头不顾,不再理我了。 」

「你是否自此便不再交男朋友? 」她又是点了点头。

躺在床上的芬妮,她是娇媚的,刚才她在床上也给予我极大的满足,本来我想问问她,我这种服务值多少钱,后来回心转意一想,我终于「吞」了下去,如果我跟她讲钱,实在太市侩了,况且更无法向媚姐交待。

她见我似乎在想甚么,一言不发,便推了我一推,问我:「你以后还想见我吗?」

我笑笑口点头说:「当然,那是我求之不得呢。 」

她说:「可以的,如果我有需要,我叫媚姐找你好不好? 」

「当然好!」我说:「我跟媚姐是好朋友,其实你也应该觉得,我为人坦白、善解温柔,而且全心全意为你服务,没有偷懒呀!」

「你好坏,」她情深款款的瞟我一眼说:「你口花花,我不理你了,我要走啦!」她说时脸上也红起来。

当西文讲到这里时,我忍不住问他:「你后来是否再有跟她来往呢?」

西文说:「没有,我曾经向媚姐追问了几次,媚姐对我说,芬妮在半月前已经跟随她的双亲离开香港,移民加拿大了,我与她的缘份至此便结束了啦。 」

我安慰他说:「可能她会再返回香港的。 」
-
冯荣华虽然不是什么明成利就的人,但是他每个月的收入接近六位数字,年尾时还有花红分,巳一个打工仔来说,如此待 遇都算不错,虽然他没有俊朗的外表,但又不自于样衰,普通 男人一个啰,由于他有一份既人工高又隐定的工作,而且他又未结婚,所以有很多女人都想鸡蛋埋去,无 论样貌和身材,都是质素非常高的女人,唯一美中不足就是她们的年纪较为大一点, 最年轻都巳经超过三十岁有一,正所谓饿虎年华,她们的性观念比较主动和开 放,性经验也非常老到,每次冯荣华和她们上床的时候,就好似在雷台上打一拳塞一样,大家互相都有 攻守攻守不分高低,每一次和这些女人上完床的时候,事后都会 问返自己一条问题,究境他食女定还是比女食,他到了现在为止也无法搞清楚,其实他后厌卷这类形的女人,但基于他自己的生活圈子关系 ,冯荣华能够接触就只有 这类形的女人。

某一天他巧妙用药物了一对姊妹,最离奇就是她们事后境然不知道自己被。

骆咏琪 ,今年 1 9岁,是香港茉中学的女学生

外貌 她是校内出名的校花,她样貌标志可人,有一张圆圆的瓜子口面,五官相当细致,有一把 乌黑柔润的长头发,好整齐垂自己肩背上面,和少女时代的周慧敏十分相似 ,甚至比起周慧敏更加清纯和漂亮,她的衣着品味只崇尚简单自然舒服的服装,从来都不 爱明牌,简单扑素的打扮已成为了她的招牌,她给人的印象平易近人,形象很文静、很清新、很乖乖女, 在加上她载了一副眼镜,增添了一份艺术少女的味道。

性格 她的性格简简单单,既善良又纯品、对父母考顺之余又非常痛锡细妹,同时她又懂得关怀别人,而且为人又相当有爱心,喜欢小动物之余又经常参遇慈善和义工的活动,不会像现时的所谓港女如此好食懒飞、贪威识食、她真是一个正面而乖巧的好女仔。

她是香港大学一年级的女学生,但其实她在校内的成积其实只是一般水平,但仍然可以应付,不过她对艺术创作方面就特别有天份,无论是写作、音乐、划画等等,她都可以做得有版有眼,还胜过很多从是演艺事业多年的人仕,她对艺术创作真是充满热爱和热诚。

由于外表漂亮,性格又良好,所以引来很多条件优悦的男子想结识她,当中有些是富二代,但骆咏琪没有兴趣和他们交往,不要以为她择偶要求过高,她这份人真是与世无争,绝不会因 这些条件作为择偶条件,了 解她的男子觉得她吊高卖扮上菜,但其实她的要求真是很简单,首先她从来不会已貌取人,也不注重对方的经济条件,只要从一而终爱自己、锡自己就可以了,当 然都会有她的要求,她要求就是为人心地好、有爱心、又肯乐于助人的男生,不知是否现在香港的男子质素下降,她遇到的不是观音兵就自大狂的男子,他们的条件 不是不好,只不过骆咏琪嫌他们实在太俗不可耐,如果换转是贪慕虚荣的港女,早就扑埋去了。

最近她认识了一个的男人,他样子平凡,他不是很有钱的人,他没有大学的学历,事业也不算很突出,不过他的为人老老实实简简单单心地又好,骆咏琪感觉到他对自己有意思,而她对这个男人也有好感,不过她此终都是女仔,她希望这个男人做主动。

骆咏芝,是骆咏琪的妹妹,她还有几个月就15岁了,现正在就读香港真光中学的中三女学生

外形她头发长长、瓜子口脸、嘴细细,还有一对圆圆的大眼精,给人一种很精灵的形象,她比家姐骆咏芝年轻几年,看起来当 然会比较靓妹,但是她靓妹得又有一份少女的味道 也可以说成她少女得又有一份靓妹的味道,其实单凭她的外表就可以看得出她的真实年纪,一副典形靓女 初中学生妹的模样,她就像日本漫画里的少女主角一样,超得意劲可爱又漂亮到不得了。

性格她的性格乐观可爱,聪明伶俐,终日笑容满面,是同学们及长辈眼中的开心果。 为人佻皮,有点小滑头,经常耍点小聪明来讨好别人。

由于骆咏芝是在女校读书,所以减小了结交异性朋友的机会,但偶然都会有和她差不多年纪的后生仔等她放学,由于她的年纪还小,父母对她交朋结友看管得很严紧,基于父母高监察之下,所以她跟本没有这个可能拍拖。

阿强三十零岁,是冯荣的多年朋友,他是在湾仔电脑广开设了一间电脑维修公司

冯荣华的工作是在制药公司里做营业代表,他公司的产品主要是研发新药物和代理一些从外国入口的专科药物,是专门供应香港的公立医院、私家医院、医务所和有政府鉴管的药房等等,而这公司在行内出了名货真价实,所以深得各大客户支持和信任。

冯荣华在这个行头已经做了很多年,他工作主要是负责推销和跟进客户,由于他在这个行头做了很多年时间,所以他对药物绝对有一定认识,虽然他不是执业药剂师,但是他对药物的知识和应用,还比一个执业药剂师更加专业,由于他经验相当丰富,所以公司的主要客户都是由他跟进。

某一天,公司刚刚从外国争取到几种不同专科药物的代理权,冯荣华当然是将产品介绍给客人知道,某一天他约了分别三间不同专科的医务所看药版,分别有精神科、妇产科和外科,不同科目的医务所当然是介绍不同的药物

这几只药都是非常专科的药物

精神科药物「三唑仑Halcion」三唑仑片又名酣乐欣、海乐神、属于高效安眠药之一,是专门治疗这些焦虑证和严重的失眠者,三唑仑的安眠镇静效果比起普通 安眠药强几十倍,而且又无色无味,溶解效果也相当迅速,用量只需1-3片,就能在15分钟之内可令人快速昏迷、根据用药量的多少安眠效果在6到8个小时以上。 由于三唑仑 Halcion 是属于强力的麻醉催眠药品,所以一定要照医生的指示来服食,如果是过量的话,是会出现记忆短暂丧失的程况,基本上三唑仑 Halcion 和氟硝西泮 Flunitrazepam 即是药 FM2 也是同一类的药物,药效也是差不多,只不过是不同名称

  外科藥物「地美露Pethidine」到目前為止是醫學界公認為最強力的口服消炎止痛藥之一,除了可以鎮痛之外,也有很強力的消炎功能,無論是是什麼橫強痛證,當服食了這藥物之後,不需十到十五分鐘之內都可以消炎止痛楚全消。

  婦產科藥物「事後避孕丸RU486」到目前為止是最新最有效的事後丸,這種新藥最厲害之處,從使是受了孕後的第五週,當服食了這藥物之後,也可以達到完全流產,成功率有九成似上,如果是一般性行為後的十二小時內服食,避孕率高這百份之九十九以上,不過這藥物只能提供給醫務所或者醫院,還未給藥房受賣。

  某一天,馮榮華分別約了幾間不同專科的醫務所看藥 版,而這幾間的醫務所都是集中在灣仔區譚臣道同一幢同一層的商業大廈內,馮榮華很準時上去了他們的醫務所,但當上到去的時侯,又剛剛碰著他們的工作非常忙 碌,完全沒有時間招呼他,客戶們也覺得非常不好意思,馮榮華又不想阻他們工作,唯有一會兒之後在上去。

  馮榮華都算悟好彩,分別去了三間醫務所都是忙到 爆,如此情況唯有改天在來,但是他不想這麼早走,他心想不如多等一會兒,可能他們忙完之後會有時間呢?於是他一個人百無聊賴在灣仔區到行街,途中他經過了 日本城家品店,他見自己現在這麼得閒,不如入去看一看有什麼東西可以買,結果他買了幾條大的毛巾、潤膚霜和一些日用品,買完之後他又回到修頓球這邊行 街,途中經過了灣仔電腦廣,這時候突然醒起有一個叫阿強的朋友,他就在灣仔電腦廣開設了一間電腦維修公司,馮榮華反正覺得很悶悶地,不如找阿強吹嚇水 打發一嚇時間都好,點都好過一個人在街上像遊魂野鬼般遊來遊去,於是他就二話不說去了阿強的公司到。

  老友見面自然多野講,他們不經不覺間傾了半個小時,這時候阿強的手機突然響起,聽完手機之後

  阿強即時和馮榮華說「悟好意思阿華,我突然有緊要事行開幾粒鐘,不如下次在傾過」

  由於最近的生意不是太好,其實阿強是不想這麼早收鋪,又於他們是多年朋友,阿強想馮榮華幫他看鋪

  於是阿強和馮榮華說「阿華,好果你得閒的話,幫我頂往幾粒鐘得悟得先,最多我今晚請你食飯」。

  馮榮華反正得閒,而且和這個朋友很久也沒有食晚飯,於是他一口就應承了這個朋友。

阿强离开铺头大约一个钟头之后,刚巧有两个少女想找阿强维修电脑,从她们两人的外表来看,估计她们应该是两姊妹,她们其实是阿强的熟客,虽然冯荣华不是做维修电脑这个行业,但是他对电脑也有一些研究,虽然不是自己的工作,但为了朋友当然不想失去这单生 意,不过为了隐阵起见,最好都是先问她们的电脑究竟坏什么才作出决定,问完她们之后, 他觉得自己应该也应付得来,冯荣华觉得今天横点都是见客不成,不如帮 阿强接了这单生意来做更加实制,不过在责任上应该先通知阿强,然后又阿强来决定,阿强知道后当然想接 这单生意来做,结果冯荣华肯义务帮阿强手,阿强因私人事务还未完成,还需几小时才可返回自己的铺头,而冯荣华完成了电脑维修之后也可能需要几小时才可完成,经他们倾过之后, 他们约了几小之后在铺头等对方,然 后收铺之后大家一起食晚饭,他们收线之后,冯荣华即时执拾了一些基本零件和工具,正当准备出发的时候,冯荣华的手题电话突然响起,原来是其中一间医务所至 电给他,约他一会儿看药版。

原先冯荣华打算放弃了见客,所以他将所有药版和刚才在日本城所买的日用品放在铺头内,待返回铺头之后才取回这些东西,谁不知事情有变要见客,他们本来是约了铺头等,经他们双方倾谈之后,他们都同意用返铺头,改为直接在酒楼等对方对方,由于要取药版给客户,而且又不返回铺头,为了方便起见,他把自己的东西全部带走。

由于冯荣华要放低药版给客户,所以他先问这两姊妹是否愿意多等十分钟的时间呢,结果她们愿意。

冯荣华果然不需十分钟搞掂,然后就跟着这两个少女去,原来她们是往在电脑广场隔离的修顿花园,所以步行几步就上到 她们的屋企,这里的装修设计巳简约为主,感觉很自然很舒服,远胜这些所谓什么豪装很多,屋内有三房两厅,而坏掉的电脑是放在书房里,由铺头开始遇到她们, 这两姊妹都表现得相当有礼貌和亲切,她们真是很有家教的女仔,当冯荣华入了屋的时候, 她们即刻从雪取汽水给冯荣华,而她们两姊妹就一人一罐,然后入了她 们的书房内,来看一看这部电脑坏了什么,一看之下原来是普通料,悟使三扒两泼就可以搞掂,这时候冯荣华开始维修她们的电脑。

冯荣华正在维修电脑的时候,她们两姊妹都是在书房内,她们一直聊天、一直饮汽水、一直看冯荣华整电脑,她们两个女仔聊天的时候,冯荣华很清楚听到她们的谈话内容

妹妹很烦脑地和家姐说:「死啦家姐,宜家爹妈咪去公干,要下星期先之返,宜家屋企部电脑搅成咁,我今晚重要做埋公课添。 」

家姐很苦口婆地和妹妹说:「阿妹悟使心急,而家我咪人整啰,一阵间咪有得用啰。 」

由于妹妹的表现得好像不太开心,而家姐就很有爱心、主动地逗妹妹开心,尽显了痛锡细妹的好家姐。

她们两姊妹的对话其实没有什么特别可言,只不过是闲话家常的对话,但不经不觉泄漏口风,从言得知她们的父母去了公干,晚黑没有人回来,冯荣华知道之后,心里突然涌起一股连自己都不明白的感觉,同时间他的视线无意中望到自己带来的公文包,然后他想起了自己的药版,脑海突然闪出了想落药她们的意图,而且越諗越走火入魔,不过一会儿之后,他就打消了念头 ,然后自己闹自己航线。

正当他快要维修完电脑中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截漏了一种工具,由于他不想返回铺头取工具这么麻烦,为了方便起见,冯 荣华随意地问她们是否有这样的工具,她们一听之下两人同时出了客厅到找,她们找了很耐也没有找到,但她们仍然继续找,而冯荣华就在书房内等,这时候他邪念 又在次响起,「呢两姊妹都傻傻地,有得食悟食, 就真系罪大恶极」,不知是什么原因,顿起了冯荣华的邪念,诊她们找工具的时侯,冯荣华真是把「三唑仑Halcion」放在她们的气水内,而且还要落了非常重的药,这只药是很容易溶于水中,而且无色无味,过了一阵之后,她们终于找到工具给冯荣华,然后她们同一时间拿起下了药的气水来饮。

这两姊妹果然中了招,隔了十五分钟之后,药力开始见效,她们开始感到晕乎乎,她们当然不知道自己所饮的汽水被落了重药,本来她们想叫冯荣华走先,但眼见电脑快要维修完成,而 冯荣华故意拖慢来做,但又要扮到就做好,唯有只有等待,她们始终敌不过三唑仑Halcion的药力,结果她们无法在熬下去,由于她们两姊妹是阿强的熟客,觉得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发生, 于是.........

她们对冯荣华放心地说:「悟好意思呀,我地真系好眼训,呢到有250蚊比你先,整完部脑之后你就自己走就得啦,如果部电脑有乜野问题在你地啦。 」钱摆底之后,她们两姊妹立刻返回自己的睡房里去。

她们两姊妹有一个习惯,就是无论如何疲倦,她们一定要冲凉才肯睡落床,可想而知她们绝对是非常爱整洁的女仔,数分多钟之后从她们的睡房传出了冲凉的水声,然后又传出第二轮冲凉声 ,在隔多十五分钟之后,睡房内在没有任何声音传出来,这时侯冯荣华把电脑维刚刚修理好,冯荣 华肯定她们巳经陷入昏迷当中,如果是一般的性侵犯者,占大多数都是已速战速决, 用最短时间来搞掂她们,由于冯荣华落了非常重的药,同时也又很了解三唑仑Halcion的药效,巳冯荣华的的专业知识来看,他可以肯定这两姊妹现处于绝对失去知觉 的不醒人仕,起码需要八至九个小时才恢复知觉,同时又知道她们的屋企人去了外地公干,换言之他知道当晚只得她们两姊妹,肯定没有其他人突然回到这里而撞碰他所衮的事, 完全烧除了突然间有人回来的忧虑,而他就现处于非常安全的地带里,由于时间相当充裕,就算和阿强准时在酒楼食饭都没有问题,还有五至六个小时给冯荣华尽情慢慢玩慢慢叹。

如此难得的机会,冯荣华不想草草了事,如果只是单单完她们便算,他觉得没有什么意思,他一直地想,应该怎样玩才算完美呢?

由于他最近学人玩摄影,几个星期前他买了一部高胜能的高清手提摄录机,由那天开始起,他的公文包永远都会袋着一部高胜能的高清摄录机和其它的基本配套,例如是迷你型脚架和迷你反光灯,当他自己心血来潮的时侯,方便随时可以拍摄。

突然他的脑海灵机一触,他想起自己的公司包有一部高清摄像机和其它的基本配套,如果将她们两姊妹拍摄下来的话,绝对是一件非常正的事,于是冯荣华立刻打开公事包,实时将高清手提摄绿机、迷你型脚架和迷你反光灯全部取出。

她们虽然是锁了门,但这房门门锁简直是形同虚设,只需要一个一豪子就巳经可以开到门锁,不费吹灰之力就已经轻易地入了她们的房间内,这间睡房面原来是一间套房,面积大约百零尺左右,房内有独立厕所,悟怪之得有冲凉声,房内设有两张三尺乘六呎的单人床,两人各占一半空间。

冯荣华入了睡房的时候,她们两姊妹已经换了一套一头装的睡抱,她们正在昏迷当中,由于冯荣华心知时 间相当充裕,所以他慢慢尽情拍摄,冯荣华即时准备了摄影设备,还要将反光灯拿出来用,务求拍出最好效果出来,他第一想拍摄的东西竟然不是这两姊妹的本人, 而是睡房内的每一个位置和她们两姊妹的精品摆设和日用品等等。

而家姐这边的空间摆放了很多有关文学、音乐和艺术的书籍,又摆放了很多富有艺术的精品等等。

而妹妹这边的空间摆放了很多日本动昼、漫画和爱情小说等的书籍,又摆放了很多超得意劲可爱的毛公仔等等。

她们两姊妹都把自己的空间都弄得各有特色,而冯荣华也很认真和用心来拍摄她们两姊妹的所有物品,是 关她们两姊妹现正在昏迷当中,是没有可能在影片上有什么特破,冯荣华不想在影片上只得她们那么单调 所以要借助这些物品来反影她们两姊妹的特式,无形中增 加了整套影片上的张力,拍摄过程的时侯,冯荣华嗅到睡房内散发着淡淡的幽香,令到他心扩陪增兴奋, 冯荣华即时心想「女仔房果然悟同」。 冯荣华将她们睡房内的一切东西巳拍摄七七八八,也巳经开始拍摄她们的时候,但无论如何怎样拍,都总是觉得拍得不好,正当他模不着头脑之际,无意中给他看到在床头柜上放了两个银包,这一刻他的脑袋立刻着了灯,如果能够将影片加入她们的个人资料例如是身份证、学生证等 等 ,在加埋她们的或者生活影片等,出来的效果会不会真实一些呢?

  馮榮華診自己還記得的時候,他在次走進入書房內,從電腦中下截她們的生活影片和生活照片,完成之後就從她們兩姊妹 的銀包取出個人資科後來精細地拍攝,完成之後當然知道她們的真實歲數,由於駱詠芝年紀比較細,而且她還未成年,所以馮榮華沒有打駱詠芝的主意,而是打駱詠 琪的主意。

  馮榮華開始行動了,他拿起高清手提攝綠機,先拍攝她未除衫的鏡頭,第一個鏡頭是用近鏡來拍攝駱詠琪的樣貌,她樣貌 標誌可人,五官相當細緻,還有一種很清純的氣質,和少女時代的周慧敏十分相似,甚至比起周慧敏更加清純和漂亮,單單只是欣賞她的樣貌,視覺上巳經得到很大 的享受。

  馮榮華先除掉她身上的一頭裝睡抱,這時候可以看到那種真正屬於年輕少女的嬌嫩肌膚,她的皮膚真是又白又滑,她身上的純白色的少女款式胸圍和內褲雖還未除掉,但從肉眼也看得到她的身材略為秀削一些, 雖沒有豐滿惹火的身材,但是她這種真正的既清秀又漂亮的少女,令到馮榮華的感覺既新鮮又與奮。

  馮榮華輕輕撥開蓋著她臉龐的秀髮,一開始就從她的額頭吻起,沿著她嫩白的小臉,通過尖挺的鼻尖,輕吻一下她嬌紅的口唇,再沿著她兩腮吻向她兩邊耳珠,然後在吻上她的紅唇,在沿著她的粉頸吻到她的乳溝上,然後把她的少女型半截內衣向上推過她的頭顱,經過她的雙手脫出來。

  駱詠琪的乳房立時展現眼前,乳房雖卻細了一點,但勝在線條優美和堅鋌而富於彈性,還有她兩顆嬌的小乳頭份外誘人,馮榮華還未除掉駱詠琪的內褲,但是他的心臟巳經跳得越來越快。

※ jkforumnet | JKF  

  馮榮華急不及待伸手把她的內褲從屁股上退下來,滑過她的滑嫩雙腿,再從她的腳跟退了出這條內褲,這時候她已經給馮 榮華完全地脫清光了,一個少女最神秘最秘密的地方即時活現眼前,馮榮華立刻把鏡頭已近距離拍攝她的下半身,她的陰毛長得比較希蔬,緊緊覆蓋了中間那一條秘 逢,一個如此清純漂亮的少女秘密,都一一儘量拍攝入鏡頭內。

  雖不知馮榮華突然醒起,「如果響將床就咁吊佢,張床可能會有蛛絲馬跡喎」!

  他又突然醒起,「係喎,頭先我響日本城買幾條大毛巾,鋪響張床到咪得囉」

  於是他將大毛巾鋪在她的床上,然後馮榮華迅速地脫褲,顯露出那根早巳青筋暴現的肉棒。

  由於她昏迷當中,所以她們的反應比較微弱,馮榮華只是玩弄她的乳房十零分鐘,然後玩弄她的下半身十 五分鐘,玩弄著她陰阜的時候,她的陰阜漸漸濕潤起來,她發出了非常微弱的呻吟聲,可能會覺得很奇怪,她巳經大昏迷中,身體又怎會反應呢?無錯,的而且確她 真是進入了昏迷狀態,但不代表她像一個已死了的人全無反應,其實她在這一刻是有意識的,只不過當藥力一過醒來的時候,卻忘記這裡發生的一切。

  馮榮華為了隱陣起見,立刻把一千零一個避孕套從口袋裡掏出來,然後把避孕套帶上,馮榮華也相當心 急,他立刻分開她的大腿,把肉棒對準中心的洞口,手上拿起攝綠機已近鏡頭進行拍攝,目的是清楚拍攝到進入的過程,正當他想將自己的陰徑插入她陰道前的一 刻,馮榮華忽然剎停,然後他停一停想一想

  馮榮華突然心諗:「話時話,我咁大個人都從來未吊過呢個樣咁乖咁純又夠索女仔,我咁多年來吊M咁多女,次次我都係驚惹到病我先至帶套,講起上我都十幾年都冇玩過打直軍,條女咁正,帶套好以浪費D喎,橫掂都係,一陣間就同佢打直軍啦,最多我悟射入裡面咪得囉」

  馮榮華立刻把避孕套扯走,沒有載避孕套情況之下,龜頭直接對準她的陰道口,他用左手的手指撐開了她的大小陰唇,而右手就握著自己的肉棒對準著她的陰道口,然後慢慢向前一推,龜頭準確無誤進入了她的陰道內,整條肉棒瞬間感覺她的陰道非常緊窄。

  連他自己也失控地講了一句說話:「嘩 爽呀,我平時吊開D女邊有咁窄,我真係從來都未吊過咁緊窄個西窿,感覺真係好正,」!

  他本來是想慢慢插入,可是他平時叫雞的壞習慣所至,他不覺意地把肉棒一下此盡根而入,過程中他很清脆感覺到有一種 卡了一卡的感覺,這一種他從未遇過的感覺,即時惹起了他的好奇心,於是他把鏡頭拉近,來拍攝自己和駱詠祺結合在一起的下體,拍到兩片陰唇緊緊夾著自己的陽 具,同時間又拍到沿著自己的陰莖,緩滴出處女血,這時候才知道,他正在迷姦著一個處女。

  馮榮華心想:「嘩…悟怪之得條女咁窄,原來條女重係處女,真係冇諗過比我吊到處女,我咁大個人都係第一次比我吊到處女,吊處女果然爽好多」

  未經人道的處女相當緊窄,陰莖被肉壁緊緊包圍,他真是從來未感受過這種緊窄的感覺,雖然是感覺上超爽,但是他完全 不適應這感覺,令他抽動起來也顯得十分困難,這麼多年來,他一直都是是帶著避孕套和單一類形的女人上床,由於她們的性經驗太過豐富,她們的架生難免會比較 鬆和闊,形成了強烈對比的感覺,實在太縣途了。

  馮榮華現處於明知不可以玩內射,但內心其實很想玩內射,超矛盾狀態不段徘徘徊徊他的腦海內,正當他思想鬥爭、爭紮 的時候,他的龜頭忽然間酸一酸麻一麻,他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下意識之下把自己的陽具插入陰道的盡頭,痛痛快快在駱詠琪的陰道內盡情宣洩,把自己的精液直 接射入她的子宮最深處,他足足十五至二十秒才射完精,如果不是情慾最高漲的話,其實是很難射出這麼久和這麼多,他激射過後,情緒終於冷靜下來,這時候,精 液已經滲透駱詠琪的子宮每一個角落,然後他把肉棒抽出,而馮榮華終於第一次親眼看到一個女仔被破處之後的情境,看到自己的精液和她的處女血混合的紅白色液 體,從駱詠琪的陰道口緩緩滲了出來,整過迷姦的過程,都盡錄在鏡頭之內。

  馮榮華心諗:「仆街,話悟射得入裡面,而家我一滴不溜咁,全部都射曬響條女入面,今次我有排搞,好彩我大把時間,如果悟係我仆街都悟掂」

  馮榮華有一個習慣,就是無論和什麼女人上床,他必定是梅開二度,駱詠琪當然也不例外,他想休息一會兒,然後在迷姦 駱詠琪多一次,他想完事後才清理駱詠琪的問題,正當他休息的時候,他指細地翻看剛才所拍的影片,當看到駱詠琪的處女膜這個大特寫的時候,他覺得這個鏡頭未 夠完美,其實角度上只不過有小許篇差,如果不是雞旦裡挑骨頭的話,這個鏡頭真是看不出究竟有什麼問題,無論如何,馮榮華都是想補拍多一次,但問題是駱詠琪的處女膜巳被破,又怎可能從拍呢?

  起初是因為洛詠芝的年紀細,所以才沒有被打主意,雖然她發育未完成,身材當然沒有家姐完善,但當看著她稚氣未除的漂亮面孔,比起家姐這種清純形象的感覺完全不同,馮榮華忽然覺得這一類的女仔,有一種莫明奇吵難巳解識的神秘感,對於洛詠芝睡抱內的半熟身驅充滿著極大好奇心。

  一個年紀只得十零歲的女仔,理應是屬於受到保護,給人寵愛、痛錫,掌上明珠的那種,尤其是像洛詠芝的樣貌既漂亮又可愛,而性格上又乖巧的女仔,如今也是因為洛詠芝的年紀細,來惹起了馮榮華想將她成為姦淫洩慾的對象,不竟洛詠芝這個歲數的女仔是受到保護,無論是法律上和個人的心理關口,此時此刻,馮榮華的心理關口產生了不能做但想做的矛盾狀態。

  一方面馮榮華又心諗:「頭先我都吊佢家姐,重比我破埋處添,如果我冇睇過佢張身份證,悟知佢幾多歲就話,但係我而家明知佢得果十五歲,咁細個都吊,好似好冇人性咁」

  而另一方面馮榮華又心諗:「知道佢幾多歲又點,吊過佢家姐又點,我咁大個人就係因為吊過呢D靚妹,莫講話吊,我直頭連見都未見過,話時話,夠竟吊呢D靚妹係乜野慼覺呢?」

  此時此刻他好像精神分裂的病人般,腦海出現很多問題、很多幻想,不知如何是好,正當他正在思想鬥爭的時侯,洛詠芝 突然反訓,不經意露出了底褲來,他的心藏仿如受了電激一樣,跳了一跳,另到他醒起了剛才的那一個不滿意的鏡頭,另到他又聯想起剛才補拍的事情,所以他就很 快落了決定。

  馮榮華當時心諗:「雖然個細妹得果十五歲,無可否認又真係細個D,不過佢樣又夠乖又夠純重咁索添,而且佢又咁得意,頭先吊佢家姐還吊佢家姐,而家我想吊埋個細妹還吊埋個細妹,反正個家姐頭先都比我吊破處,我想重拍都悟得啦,反正我重有幾粒鐘,大把時間,我使諗,一不做二不休,遇期諗往吊個家姐多鑊,不如吊埋個細妹更實制,」

  馮榮華休息一會兒之後,馬上進行新一輪拍攝,由於吸收了剛才拍攝經驗,這次比剛才來拍攝得精細很多,不過拍攝手法都是一樣,都是由駱詠芝的個人資料開始拍攝,然後用近境拍她的樣貌、然後在用遠境拍她未除掉睡抱的全身和半身鏡頭。

  面對著一個十零歲的女仔,他的心情既緊張又興奮,他開始動手解開洛詠芝的那一件睡抱,而她身上只穿著純白色簡單款色的胸圍和內褲,此時可看到她的皮膚真是仿光亮如綢緞,那種屬於真正年輕女仔的嬌嫩肌膚渾然天成,雖然未解開她的胸圍和內褲,但清楚看到她的三圍數字大約是32A的乳房,23吋的纖腰,33吋的座圍,此尺吋可想而知她的身驅真是非常幼嫩。

  然後解開了她的胸圍,立即清楚看到兩個略略隆起的小乳房,是那種可愛美妙的椒乳,形態既嬌嫩小巧但又尖挺飽滿,鮮嫩粉紅色的小乳頭微微凸起。

  馮榮華還未解開駱詠芝的所有防線,心臟巳經跳得越來越快,到了最後一度防線,也是最關健最重要的防線,那就當然是內褲,現在他的心情非常緊張。

迷底即将解开,冯荣华先的双手就放在骆咏芝的内裤两侧,然后把内裤用力一址,就把内裤除掉,洛咏芝的所有防线已经被冯荣华全部解除,这时候,一个女仔最神秘最秘密的地方即时活现眼前,然后把内裤用力一址,就把内裤除掉,洛咏芝的所有防线已经被冯荣华全部解除,这时候,一个女仔最神秘最秘密的地方即时活现眼前,然后把内裤用力一址,就把内裤除掉,洛咏芝的所有防线已经被冯荣华全部解除,这时候,一个女仔最神秘最秘密的地方即时活现眼前,然后把内裤用力一址,就把内裤除掉,洛咏芝的所有防线已经被冯荣华全部解除,这时候,一个女仔最神秘最秘密的地方即时活现眼前,然后把内裤用力一冯荣华即时拿起摄绿机,已近距离来精细地来拍摄她的三角地带,她的明显比起家姐小很多,在较上的位置只长了些小稀疏嫩草的小许,只于其余位置是一条杂毛也没有 ,而她的阴唇与阴唇之间是紧紧合着,形成了一条线般的中间那一条狭逢,还有她整个上表面皮肤的肤色,竟和她面部上的皮肤一样,都是那么雪白,娇嫩的比起家姐骆咏琪更加有特式,极尽散发着荳蔻年华的气色。

骆咏芝的年龄虽然细,但是她的身体又不是幼嫩非常,但又不代表她有一副巳成熟的身体,她就是刚刚脱离了儿童这个皆 段,但同时她又未完全踏入少女皆段,从她幼嫩身体之中有一份少女的 雏形,也可以说从少女雏形之中有一份幼嫩的身体,而她就是在刚刚介付两者之间的半熟皆 段,相信只有这个岁数的女仔,才会有如此这样的特式,冯荣华此时巳经有点受不了, 出现了口干心跳的情况,冯荣华发梦都估悟到自己对这种正在发育中的女仔竟 然如此兴奋。

由于吸收了刚才拍摄的经验,所以这次他拍得更清楚更细缥,每一个镜头每一个细节都拍得清清楚楚,比起刚才所拍摄出 来的效果更加精细,他将镜头较准,然后他用手指撩拨她紧合的阴唇,每一个镜头每一个细节都拍得清清楚楚,比起刚才所拍摄出 来的效果更加精细,他将镜头较准,然后他用手指撩拨她紧合的阴唇,,每一个镜头每一个细节都拍得清清楚楚,比起刚才所拍摄出 来的效果更加精细,他将镜头较准,然后他用手指撩拨她紧合的阴唇,来拍摄她的阴道内,阴道口非常细小,只得原子笔般的那么小,为了完美拍摄,他把镜头在调 较,拍摄到里头有一块薄薄的黏膜,而这黏膜的边缘处正紧密的接合着阴道壁, 这一次没有令冯荣华失望,清清楚楚拍到骆咏芝处女膜,绝对是一个非常真贵的镜 头,而冯荣华也相当满意这个镜头。 冯荣华对着骆咏芝的兴趣明显有比起家姐大很多,她的身体每一个部份都完全没有放过,首先他的手掌揉压着刚发育不久的乳房,而手指不良撚着她的小,然后就把她的含在咀里,而骆咏芝的上半身,冯荣华足足玩弄了接近二十分钟,而下一步要做的事,那就当然是进攻她的下半身,他的口一直都是吻着骆咏芝的上半身,而他的手慢慢! 慢慢向下扫落去,先经过她的平担小腹,然后扫到她的上,而他就先玩弄着她的稀疏,然后用手指在她的狭逢上磨擦,冯荣华开始侵犯她下半身的时候,虽然她的湿润起来,但不代表她愿意接受这感觉,由于药效太强,所以她只能呼出微弱求救的声意,不断呼出:「呜 . . . 呜... 悟好... 我悟要! 」

而这种微弱的救命声令到冯荣华更加兴奋,已现在的反应来看,她是知道自己现正在被人性侵犯当中,但是都是这一句,冯荣华全不担心,因为知道她们没有可能记得现正在发生的一切。

冯荣华的指数巳经爆晒灯,完全扯到极限,好像快要爆开一样,他要立刻去上马,他先把自己的压在她在中间的那条裂缝上下磨擦,时不时把靠近阴道口,感受一下散发出的温度。

他将摄像机放了一个最佳位置处,然后把镜头调较好,但没有想象到骆咏芝的实在太细小、太紧窄,连他自己也估不到搞了几次也不得其门而入,幸好他刚才在日本城买了一支润肤霜,于是他把润肤霜涂在自己的上,他用左手的手指撑开了她的大小阴唇,而左手就握着自己的对准着她的阴道口,然后,深吸一口气,运起腰力,强而有力的臀部肌肉一弹, 不管她的阴道有多紧,终于撑开了她的紧窄阴唇,瞬间他感觉到温暧紧窄的阴唇,紧紧圈着的颈沟处,逼得很逼很紧,令他吋半难行,她比起家姐还要紧窄很多,他不敢强行一插到底,一来怕弄伤她的有手尾跟,二来可能连自己的包皮也被址损。

这一次他没有一下至尽根而入,而是已极援慢的速度遂分遂分向着紧窄的阴道深处不断前剌去,感到她两边的阴道壁不断向着入侵的挤压,还有种想将逼出来的感觉! 在她阴道壁的紧勒着的情况之下,就连他的茎身也被逼到有些轻微肿痛的感觉!

他唯有已援慢而有力向前推进,当插入多几分的时候,感觉到前面有一到阻力(因为巳经顶在她的处女膜上),这一次他没有刚才这么冲动,他立刻打醒十二分精神,全神灌注地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自己的上,同时间他把摄录机拿在手上,来拍摄进入的过程,然后他故意已极援慢的速度遂分遂分向前剌去,目的就是来精细地感受一下开包的感觉, 直到处女膜到了极限时刻,忽然间他很清脆感受到前面落空,阻力突然减小的感觉,这一刻骆咏芝的处女膜已经被冯荣华的彻彻底底剌穿了。

冯荣华当确实处女膜被剌穿后,他急不及待抽出来拍摄,果然清楚拍摄到有些处女血流在床单上,而有些就缠绕在自己的上,然后在把自己的一下只尽根而入,果然清楚拍摄到有些处女血流在床单上,而有些就缠绕在自己的上,然后在把自己的一下只尽根而入,果然清楚拍摄,果然清楚拍摄到有些处女血流在床单上,而有些就缠绕在自己的上,然后在把自己的一下只尽根而入,果然清楚拍摄到有些处女血流在床单上,而有些就缠绕在自己的上,然后在把自己的一下只尽根而入,果然清楚拍摄到有些瞬间感到整条也被她的阴道肉璧紧紧包围,紧窄程度远远超乎自己的想象,同样都是没有带避孕套直接打直军,他整个头都能贴身接触内的每一个位置,每当头磨擦里面肉纹的时侯, 尤其是到她中间那一个部份,这一出一入的感觉真是超正,冯荣华为了不想这么快射精,希望享受多一点时闲,唯有展开了缓慢而有力的动作,每一下抽出,都会把部份拔出,只余在内 ; 每一下插入,都会整根没入,而此类推一出一入,这样子的方式,一来没有这么容易走火、二来又能够把整根充份享受到处女紧窄的磨擦力。

冯荣华从来没有想过对着这样年纪的靓妹,竟然产生了如此特别的感觉,不要说他自己平时所接触的女人和她作出比较,家姐骆咏琪和她同样都是处女,除了明显比起家姐的紧窄很多之外,家姐骆咏琪没有细妹骆咏芝这种特色和神秘感,如果不是他自己性经验丰和刚才泄了精的话,相信他早已射精了。

这时侯冯荣华也感到差不多了,他开始加快了动作,这一次他完全没有考虑体外射精,还要把自己的射向她阴道的最深处,而这一次没有刚才那么失控,他完全可以跟进到自己的真正情况,当快到高潮来临前的一刻,他立刻把握着这几妙的时间,即时扎起骆咏芝的下半身,双手扣着盘骨锁紧位置,顺势把插入阴道的最深处, 务求将自己的的头紧贴着她的子宫颈口上,他的终于发出极强烈的感觉的一刻,这一杀那连他的阴囊也作出了收缩之势,同这一杀那有如像火山爆发般,一股又一股的,全数尽尽射入她的子宫深处,射精时间还比刚材多出几秒,到了射出最后一滴精的时侯,激射后的余后感觉,仍然在冯荣华的身体里久久不散,他拿起摄绿机,来拍摄抽出的镜头, 他拍摄到自己的有一丝丝的血溃,也拍摄到红白色的液体自中缓缓渗出来,整个的过程,都是已最佳角度、最近佢离、巳高清来拍摄出来。 完骆咏琪、骆咏芝两姊妹之后,冯荣华开始要清,他用了稀释漂白水来清洗她们两姊妹阴道内的和处女血,因为漂白水是可以破坏 DNA ,冯荣华花了很多时间才清理完。

清理完之后,冯荣华打开自己的公文包,把本来给客户的药版,拿出一小部份,一人喂一粒「地美露Pethidine口服消炎止痛药」和「事后避孕丸RU486」, 然后冯荣华在花时间来清理她们,把她们本来已除掉的内衣裤帮她们还原穿上,还将所有移动过的对象,没有多也没有小地放回原位,要做到好像无事发生过,事情 办好之后,他在次回到书房内, 将她们两姊妹的生活影片和生活照从电脑中下截自己的手机内,目的就是加入影片内,然后神不知鬼不觉离开现,之后他能够准时到酒楼和他的朋友阿强食饭,时间配合得好。

无 论是什么女性也好,如果在神知不清之下被人性侵,当醒来的时候,理论上没有可能不知道,无论在什么情况之下,性侵过后总会另到受害人做成损伤或者留下痕迹 等等,尤其是她们两姊妹是一个全无性经验的处女,她们的遇害后的感觉,感觉上应该会比有性经验的女人更加有,理论上她们是绝对没有可能不知道。

但事实并不如此,冯荣华离开现巳经数小时,她们两姊妹才开始睡醒起来,但是她们竟然还未发现自己被过,虽然她们确实有损伤,为什么她们完全不知道呢? 因为她们服食了「地美露Pethidine」这种消炎止痛药,是关这种药含有大量吗啡成份,「地美露Pethidine」到 现时为此,在口服药之中是现时最强药效的消炎止痛药 之一,药效谨次于吗啡止痛针,而这种药一般都会应用于横强痛证的病人身上,听讲这种药还应用于打仗的地 方,来医治受了伤的军人身上,如此高效能的药物, 现在只不过是用来医治她们两姊妹性侵后的损伤和痛楚,简直是杀鸡焉用牛刀卓卓有余,而这种药除了有很强的 止消炎痛力之外,还有很强的伤口修复能力,她们未训醒的时候伤口巳经快速痊愈,到了她们醒来的时候伤口巳经完全修复,由于她们完全没有痛楚的感觉,所以她 们还未发现被性侵过。

由于她们两姐妹都是被,理论上随时都可能有因奸成孕的几会,但冯荣华完全没有担心这个问题,是关这一只 RU486 事后避孕丸,是目前最新最有效的事后丸,因奸成孕的几会近付零。

冯荣华清理她们的时候,把阴道内的清理得非常彻底和干干净净,除了没有痛的感觉之外,也没有呈现特别的异常感觉,所以她们完全不知道自己遭遇过,也不知自己原来已经不是处女,她们和平时一样,仍然是过着开心快乐的日子里生活。

由于冯荣华对于摄影有很大与趣,他除了有最好的摄影器材之外,他还有非常不错的剪接器材,回家后,他把刚才所拍的实录影片从新整理一翻,他处理得非常认真,他将不必要的片段剪去,然后在加入从手机中取出她们的生活影片和生活照,还将片段加上中文繁体字幕和背境音乐,经整理一番之后,影片质素截然不到,整套影片都拍摄得非常完整, 例如她们两姊妹的私人物品、身份证明文件、样貌、表情,身体结构、前和后的分别等等,都一一尽在影片上,所以冯荣华觉得这套实绿,绝对是非常难得的珍贵片段,如果将这段片放上网的话,肯定比起过往类似的事件更加轰动。

几日前冯荣华又约了阿强湾仔谭道明宝石餐厅到食下午茶,刚巧在餐厅内碰到她们两姊妹,身边还企了一位斯斯文文的男子,原来他是骆咏琪的男朋友,她们是刚开始拍拖,是一对新恋人,当重遇她们的时候,感觉上总是周身不自在,不知如何是好。

到了时至今日为止,这两姊妹对于自己被侵犯过的事全不知情,由于她们完全没有这个记忆和画面,她们当然没有被性侵犯的后遗证,基于没有这个心理阴影之下,她们面上的表情,当然都是出于自然,如果从表面上来看,她们两姊妹仍然保持着一个女仔应有的气质和童真。

她们两姊妹为了感谢冯荣华上一次帮她们修理电脑,她们不单子已友善的态度来打招呼,虽然她们巳给了维修电脑的费用,但是她们都要坚持请冯荣华和阿强食一餐下午茶以感报答,可想而知她们真是很有家教的女仔。

坐在眼前的两姊妹,是自己亲手过的女仔,她们还懵然不知,直到骆咏琪介绍自己男朋友给冯荣华认识的时候,冯荣华的脑海随即回忆骆咏琪的裸体身躯,对于她的身体每一个部份都知道一清二楚,尤其是骆咏琪最宝贵的处女是由自已亲手夺去,甚至骆咏琪的子官曾经存在过自己的,这了不是她的男朋友即执我二滩,当想到这一点的时候, 冯荣华差一些想在餐厅内大笑出来,这时候冯荣华才知道,这个世界最辛苦的事,原来就是忍笑, 整餐下午茶他都忍笑忍得非常幸苦,直到食完下午茶的时候,大家都各自各离开,这时候他的真是顶悟顺,他找到一条后巷,然后尽情大笑出来,他足足笑了成几分 钟才可以定下来。

Advertisement